联动自贸区 发展保税物流的对策

2013年11月26日

保税物流是国际贸易中的高端物流,保税区域是跨国产业进出的自由港。2013年8月22日,国务院正式批准设立上海自贸区,拉开了新一轮保税物流发展的序幕。此前一轮保税物流中心建设始于2008年12月。国家海关总署、财政部、税务总局、外汇局在已批准苏州高新、南京龙潭、北京空港、武汉东西湖等4个保税物流中心之后,又批准设立上海西北物流园区、西安保税物流中心等17个保税物流中心。为了给国内外企业提供更宽松、更便利的交易环境,国家共批准30家保税物流中心、14个保税港区、31个综合保税区,武汉东湖综合保税区在列。如何与上海自贸区联动,发展湖北的保税物流,是需要回答的现实问题。 靠工作视野与建设速度打造优势 应放眼自由贸易区战略,跨越式发展保税物流。2007年,党的十七大正式提出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。即将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,被赋予重要改革期待。目前,一方面要密切关注我国对外贸易协定或优惠贸易安排;另一方面,要跟踪研究我国海关监管免于实施惯常的制度安排。湖北要按照货物流向在“两圈一带”的重点区域,以自主深化开放的方式,先行满足自由经济发展的硬件条件,再来申请自由贸易区或我国现行连片的综合保税区的监管。这项工作涉及国家10个部委审批以及省市20个部门的协调联动,视野决定成败。承接产业转移,推进内外贸一体化发展,必须实现建设与监管互动、国内与国外畅通、学习并赶超沿海的跨越。 基于湖北在中部的地位,2000年4月27日,国务院批准设立的武汉出口加工区,是全国首批15家试点之一,且是当时中部地区唯一的一家。后来的东西湖保税物流中心以及东湖综合保税区,国家都给予了很好的先行先试政策。目前,湖北建设条件和发展机遇很好,保税资源、空港水港得天独厚,亟需整合提升,关键在推进与落实。 建设大通关,吸引跨国产业链 大通关是提高口岸工作效率工程的简称。进出口通关时间是衡量投资环境的客观指标,世界银行曾评价中国120个城市的投资环境将其作为首选。因为它涉及单证、货物、资金所流经的海关、出入境检验检疫、水陆空港、船务代理、货运代理、仓储、运输、海事、边防、银行、税务等环节,所以实现其目标(统一口岸数据,异地关检联动,一次申报、一次放行)颇难。关键在单证、货物、资金“三流配合”。单证流、资金流是同质的,其传递不受时空限制,可以通过计算机和通信网络实现;而货物流是瓶颈,不可能用鼠标点击来完成。因此,压缩货物流的时间是对基础设施、政策法规与执行能力的考验,包括跨关区审单及配套服务、货代企业信用评估互认等具体内容。从湖北的情况来看,“十一五”大通关建设目标基本实现。但与发达国家相比,如新加坡一般通关时间为6小时,湖北口岸通关效率还有较大提升空间。 提高通关效率,目的是吸引跨国产业链。发展保税物流,目的也是吸引跨国产业链。跨国产业链是世界企业全球配置资源的载体,是国际分工进化的结果,具有经济根系拓殖与持续发展的特点。湖北可以借鉴中欧纺织联盟构建跨国产业链的做法。当时背景是纺织品后配额时代来临,世界纺织企业需要跨国配置资源构建产业链来谋求共同发展。由德国、瑞士和奥地利纺织及服装工业协会发起,中国纺织工业协会与相关商会支持。项目在上海揭幕。目的是为欧盟企业引入中国提供服务,包括经济和市场信息、进出口法规政策信息、消费者权益保护信息咨询及商务会晤安排、商业展览会支持、知识产权维护、专业人才推荐等。目前湖北面临的背景是第四轮国际产业转移、新工业革命及上海自贸区开启的新一轮开放,保税物流在农产品加工、纺织、钢铁、汽车、石化、光电、环保、水资源以及华中资源可依托的领域都有吸引跨国产业链的条件。   制造、贸易与物流应相互支撑 产业配套是制造服务业的产业化。它贯穿于企业生产的上、中、下游,是二三产业的融合(也叫2.5产业区),现已成为发达国家的支柱产业,即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的70%,制造服务业占整个服务业比重的70%。具体说,生产性服务业包括围绕生产制造和加工装配开展的设备成套、工程总承包、交钥匙工程、解决方案、下料配送、检修检测、备件配件供应、上线物流、供应链管理、设备改造、设备租赁、各类服务平台、产品回收、设计研发、管理咨询、生产力促进、商标专利、会计审计、法律咨询、会展、担保、网络编程、培训以及电子商务等。可见,发展工业企业是发展服务密集的产业。 湖北承接产业转移中的配套能力亟需提升。比如,咸宁奕东电子从沿海转来时部分原材料需从广东采购。为了解决问题,当地政府又把原料供应商招来配套。后来引进红牛、今麦郎、王老吉等,就变吸引一个企业为吸引一个产业,把配套的制罐、物流等同时引进来。湖北人均GDP已突破6000美元,生产性服务业将进入快速提升阶段。湖北可以发挥比较优势和后发优势,借鉴上海四类集聚区的做法,即建设分别位于国家级开发区、部分市级开发区、中心城区、近郊、远郊的生产性服务业功能区。这正是湖北“两圈一带”产业升级的内在要求。 产业转移必然伴随着市场转移,市场包括内需市场、国际贸易与保税物流。其中制造、贸易与物流是相互支撑、相互促进的。义乌小商品城每天约1500个集装箱销往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,约2.5万家工业企业为制造支撑,五次搬迁九次扩建为物流支撑。山东临沂批发城内贸全国第一,是鲁、苏、豫、皖地区最大的商品集散地,建于1986年却后来居上,成交额是汉正街的2倍多,成功也在于物流支撑。中部承载全国近三成人口,湖北是我国名副其实的经济腹地和重要市场。但愿汉口北商贸物流枢纽等,能成为内外贸一体化发展的实验区,能够完成汉正街的升级,为承接国际及沿海产业转移提供支撑。 企业物流与物流企业要对接 交通集约反映的是“铁、水、公、空”基础的综合完善程度,运输集约反映的是运输链的效益与便捷程度。提高运输集约水平是湖北承接产业转移中将区位优势、交通优势转为经济优势的重要内容。 首先,对多式联运结点进行规划建设。 国际物流发展实践证明,运输便捷难点是“铁、水、公、空”单一运输方式的联运转换问题。目前湖北联运结点规划建设上欠账太多,如武汉临空经济区、阳逻经济开发区分别建于“空、公”、“水、公”联运结点,但规划初衷是依托交通的经济区域。而武汉发展保税物流,是要对所有这些经济区域做到无缝链接,并要拓展国际中转、国际配送、国际采购和国际转口贸易等功能,要引进跨国采购中心和国际知名物流企业,推动湖北乃至整个中部按经济流向勾画的关联经济区。因此,克服运输瓶颈,当前重点是“铁、公”、“铁、水”等联运结点建设。由于联运结点建设跨“条、块”、 回报公益性、运营难度大,需要政策立专项加以解决。 其次,推进企业物流与物流企业对接。 物流企业有第三方、第四方物流之分,第三方物流叫专业物流公司,第四方物流叫供应链集成商。它们在吸引跨国产业链上越来越重要。但是,提供物流服务的第三方、第四方发展之后,需要相应跟进的是企业物流的剥离与释放。这样,物流市场供求关系才会协调,物流企业才能成长。因为现阶段,企业物流仍然是我国物流活动的主体,物流外包仅30%左右,而发达国家已达到80%。可见,物流外包发展空间很大。物流外包没市场,保税物流就没空间。所以,我国企业生产及流通领域的物流急需改造。根据我国物流发展的情况,结合湖北的实际,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进行。一是启动商业连锁物流重组。从商业物流的改造来看,连锁商业最具代表性,其现状多数是利用供应商集货,自己建立配送中心,少数是由专业物流公司代理。由于商业物流品种的复杂性,又涉及拆零、退货、保质等问题,所以商业物流的专业化水平和组织化程度差别较大。一旦重组好了,就可以产生品牌效应。从德国共享配送中心的经验数据来看,可以节约60%的运输量。比如,“武汉商贸控股”担纲主攻“新千亿”现代物流业,完全可以进行试点。二是鼓励生产企业物流外包。即政府建立平台,促使企业创造条件,逐步将原材料采购、运输、仓储和产成品加工、整理、配送等物流业务分离出来,按照现代物流管理模式进行调整,将其部分或全部业务委托给专业物流企业承担,以培育和发展物流市场。武汉已在钢铁、汽车、石化、食品等领域有成功的做法。也可以通过工业资本与物流服务资本的股权合作,用企业组织形式来保证物流改造的成功。还可以采用母体分离模式,即工业企业为优化母公司的全部或部分物流活动,将传统物流活动集中于一个跨职能部门的物流子公司进行管理。